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汀兰小居

生活继续着,有你,有我,有他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用文字来美化平淡的生活,喜欢文字独舞的感觉。喜欢以个人的拙笔,涂抺自己的世界,我的自留地里,种什么,长什么,纯粹是个人的土产。如果有哪位喜欢,可以挖去并请注明出处。且感谢你的赏识,欢迎你的光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浅夜三人行(原)  

2011-04-27 20:20:58|  分类: 小说 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浅夜三人行(原) - 余音 - 汀兰小居

 

浅夜三人行(素兰文续写)(故事在更新中,欢迎参与

文/素兰/余音/阿鬼

  话说在一个夜色微透,月光流动的夜晚,小女子余音走出闺中,轻舞水袖,月下独行。突然,树荫里窜出七匹狼,各以不同姿态酷酷地站在余音的面前,让小女子惊恐万分。这时壮士阿鬼,侠客素兰闻声赶到,阿鬼剑走行云,素兰飞镖神速,瞬间,七匹狼掉头鼠窜,从此,“七匹狼”不再有狼,改叫“柒牌”。(素兰
  (余音接续)余音小女子得救后,细观两位女侠,只见其中一位:身着一袭水绿色长衫,长发高束,腰间丝带旖旎,斜背一龙泉宝剑,眉弯如远山铺翠,眼横若秋水无尘,肤若娇月,腰似柳枝,娇而不媚,柔而不弱,粉面含春,不怒而威,恰如芙蓉出水,又有玉树临风之姿。余音暗暗称奇,这莫若就是传说中人见人亲鬼见鬼愁的快意恩仇剑--阿鬼?!
  再看另一位,着一身素色衣裙,腰系一丝绣香囊,青丝轻挽,脸若三春之桃,配以黛眉水目,清素如九秋之菊,纤腰楚楚,仙姿丽影,恰若拂风幽兰,她就是江湖中有名的消魂幽兰一支镖--素兰?
  余音款款下拜,以示谢意!并殷切约两位侠女到汀兰小居一续,两位欣然应允。
  但见粉色闺房,小而不仄,简而不陋,几净窗明,素洁清爽,几本书随意散落,几株花微吐幽香。桔灯浅照,温馨舒适。
  余音烹好茶水,摆上几样干果,几样点心及水果,又搬来一坛上好红儿红,观其色:澄黄透明,色如琥珀,纯净可爱,赏心悦目。嗅其味:馥郁芳香。品之,味比琼浆,醇厚甘鲜,回味无穷。
  三个女子真是一见如故,大有相见恨晚之意,不免意兴盎然,推杯换盏,不一会都有些醉意朦胧……(待续)

(素兰接续) 这时,素兰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小女子余音,只见她眉若柳叶,眼如弯月,面若桃红,举止投足,颇有大家闺秀之风。三杯两盏淡酒,已让她盈盈欲醉,煞是让人怜爱。一打听家父,原来是当朝宰相王允,“哎呀呀,真是有缘啊,原来是王宝钏的小妹啊,我与你姐姐可是结拜姊妹啊”,素兰激动滴大叹,遂与余音拥抱起来。再打听姐姐王宝钏,素兰说最近与她并不多见,一日见过,她正在野地里挖野菜呢。听到此,余音泫然垂泪,不禁骂起那没心没肺的姐夫薛平贵来。这时阿鬼在旁按耐不住“哎哎,你俩别小女子气好不好,余音的家父与我家父是世交,我俩也该结拜姐妹才是,余音,咱们不论大小,我的恩仇剑能保护你,你就叫我姐姐了”素兰在一旁急了,“不行,结拜不能扔下我,要拜我们三个一起拜。于是三姐妹便在汀兰小屋完成了汀兰三结义,并初步制定了下一步行动计划,就是去西凉劫持薛平贵,为余音的姐姐王宝钏找回丢失的爱情。(待续)

 

(阿鬼接续)素兰排好老大,阿鬼别提心多不服,据说阿鬼拥有后宫丽人三千,年长者八十有余,在阿鬼面前也要娇滴滴的呼大姐。但与素兰余音交往过深,不便强词夺理,与余音双手抱拳誓听大姐安排。素兰玉指一挥,三人快速跨上马鞍。一路快马加鞭,不多时辰便到达西凉边界,而后就潜入薛府内,伺机行动。
余音自小出生官宦之家,不仅饱读诗书,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,当年他父亲曾把她送至华山练剑。也许此时她疼姐心切,未与两位义姐招呼便脚踏飞剑,直奔薛平贵书房飞去。阿鬼暗急啊,身为蒙面大侠,久经百战的她,深知薛府高手云集,不计其数。何况薛府有祖传神功,人称飞剑一出,杀人于千里之外。还未等阿鬼愣过神,只见一道红光快速无比射向余音。阿鬼明白,若被此红光劈中,性命难保。说是迟,那是快,素兰大叫不好腾空而起,甩手长袖,只见红光消失,然后裹着没愣过神的余音翱翔云天。阿鬼趁机扫描一下周围,倒吸一口凉气.....阿鬼深知此计划并没原想那么简单了。她随即神不知鬼不觉隐退,按事先三姐妹约定的蜃楼客栈会和。欲知后事,下回分解。(待续)


 
 (素兰接续)三姐妹来到蜃楼客栈,分析了一下敌我的优劣,知道目前处于敌众我寡的关头,进入薛府很难得手,只有智取方能成功。决定下一步先摸清薛平贵的行踪,再做打算。

  话说薛府昨晚受了三姐妹的惊吓,薛平贵与公主一夜惊魂未定,到了天亮时才轻眠了一会。这时有随从来报,说有两位道士来访,薛平贵正为昨晚之事不解,听说有道士便连忙请入。再看这两位道士,细眉秀目,仙风道骨,宛然来自仙界,便连忙请上座,并问:“请问师傅从何处来?”“从来处而来,到去处而去”,薛平贵一听心说这俩道士不一般,说的都是仙界的话啊,便越加恭敬起来。这时长着月牙眼的道士说:“施主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乃是少有的贵人之相,但天庭之右略显暗淡,此相应为刀光剑影,”说完秀目辗转,瞥了一下同伴,同伴满脸英气,灰色道袍装在身上显得英姿飒爽,只见她慢声慢语滴说到:“此灾显现于天庭之右,右为阴,若破此灾,必需阳,日为阳,适于烈日出行”。

   这时随从来报:“纳粹帮帮主希特勒来访,”此时薛平贵已进入境界,不耐烦地说“管他希特勒还是东特勒,就说我不在,让公主去接见,你马上备马带上几个随从,去上海看世博会,听说那里的日头最烈”。两个道士起身告辞,走出薛府,便击掌大笑。“哎哎,你俩别美了,蜃楼客栈的楼都没影了,都是阿鬼找的好地方,”素兰早已立马等在薛府外,三人立即商议起下一步世博之行。(待续)

  

(余音接续)三人商议好后,喂足宝马,连夜起程,赶赴上海。凌晨,到达上海,只见黄浦江江面宽阔,游船如织,江两岸灯火通明,弦目辉煌,两岸建筑,鳞次栉比,风格迥异,令人目不暇接,发出阵阵惊叹。三位女子无心欣赏,直接到来到世博2号门。一看,人早已黑压压的一片,在门外排队等候,这时,天才刚刚蒙蒙亮。阿鬼一看这阵势,不能就这样在这傻等。于是,带领素兰余音,找到世博管理处,世博管理处的主管是一位慈祥的老者,见是三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来访,再看那装束,有些诧异,细听了三位这般这般一大通解释,终于弄明白,原来三位穿越了时空为促成人间真爱而来。老者很是爽快,欣然给三位发了特别通行证,以便寻找薛平贵。

   再说薛平贵听了两位道士的话,只带了两位贴身随从,快马加鞭,来到世博园,去寻找太阳下那位神秘人物,其实,他并不知道,他早已中了两位道士的计,哪里有什么神秘人物。他见人多,下了马,把马交给随从,一个人飞身从墙外潜入世博。
  花开两枝,各表一朵,先按下世博那边不提,再说西凉,希特勒来访,公主不敢怠慢,急急将其迎进宫里,希特勒一见公主,娇美可人,不由垂涎三尺。意欲占为已有,于是,发动他的纳粹组织,密秘绑架了公主,并将宫中上下所有人等赶入了纳粹集中营。
只有一门卒,偷偷逃了出来,连夜出来寻找主公。只是不敢走大路,专寻偏僻山路而行,一路披荆斩棘,风餐露宿,艰苦寻来。
  再说阿鬼她们,一边欣赏各国的展馆,一边寻找薛平贵,这日来到中国馆,只见其大红色,斗冠造型,走近,更觉得它高大,雄浑,庄重,突出了“东方之冠,鼎盛中华,天下粮仓,富庶百姓”的构思主题。阿鬼,素兰,余音都被这种博大震撼了,三人正在陶醉时,但见一身影闪过,阿鬼低叫一声:不好……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(待续)
   
  (素兰接续)那翻墙而过的身影正是徐平贵,三姐妹立即研究对策,决定先跟踪,静观其变。在这里生擒薛平贵实在不容易,一是怕扰乱秩序,二是薛平贵的身手三姐妹也不容易对付,何况他还带着两个高手,而且是烈日昭昭的白天。余音和阿鬼开始埋怨起素兰来了,“在古代玩的好好的,还没尽兴呢,你一挂就把我们算回来了,也可怜了那徐平贵了,他一定是骑马坐电梯上来的,没准正高原反应呢”,“你说怎么办吧,我俩是没兴致了,你来个大结局吧”。素兰也没辙了,她这个后悔呀,第一次做武侠,没经验啊。 
 这时,一个志愿者走过来客气地为三姐妹引路,余音失声喊道“狼....”,阿鬼和素兰定睛一看,此人正是七匹狼里的三郎,他一见两位女侠立即魂飞魄散,这时,阿鬼拍了拍三郎的肩说“别怕,我们不会伤害你,告诉我们那六只狼在哪”,三郎颤声说到“他们都在这里做志愿者呢”,余音不禁大笑“世博真不错,能把狼样变成人样”。阿鬼厉声说“把你那些兄弟叫来”,三郎说“是”。
   三姐妹这回有底了,有了七匹狼的协助,生擒徐平贵成功在握。七匹狼和三姐妹分别在不同方向掌握薛平贵三人的行踪,待时机成熟,一拥而上,十八班武艺,外加狼嚎混杂在一起,围观群众越来越多,警车呼啸而至。
   三姐妹玉臂一挥,衣袂飘香,“别打扰我们,我们在拍戏”,警察立即傻掉。
   七匹狼今天表现得格外帅,引得围观的女孩们大声呼喊“七匹狼,我爱你”,“七匹狼,我要嫁给你”,七匹狼一听更加卖力。
   徐平贵三人那里见过这阵势,怎么跟我们古时候打仗不一样呢,我们古时用三十六计,现在那三十五计都没用了,只有这美人计好使啊,历史怎么混成这样了呢,要知道,多带几个美人来啊,就我那公主,一个能顶一百个,哎,我的公主啊,本王想你啊!薛平贵哪知,此时,公主正和希特勒眉来眼去呢。
   没过几个回合,薛平贵三人便束手就擒。三姐妹谢过七匹狼,借薛平贵的马车速速赶回古代。
   话说王宝钏在寒窑十八年,望穿了秋水,望老了红颜,见到薛平贵后,爱恨交加。薛平贵听说公主已随希特勒而去,便决心与王宝钏旧情复燃。王宝钏情绪激动,吊起嗓子,唱了一段新版京剧《马前泼水》,直唱得三姐妹泪如雨下,唱得薛平贵无敌自容。唱罢,便毅然随三姐妹闯荡江湖,扔下薛平贵孤家寡人。
  话说三姐妹带着王宝钏回来之后,在路上遇到七匹狼,此时的七匹狼已经今非昔比,粉丝已是大江南北,无计其数。三姐妹灵机一动,这正是个绝好的商机啊。于是与七匹狼一起开了个专卖店,叫“与狼共舞”,专卖狼皮,不多日便热销大江南北,三姐妹留下王宝钏做董事长,三人便离开江湖,走回博客,写诗去了。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73)| 评论(2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