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汀兰小居

生活继续着,有你,有我,有他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用文字来美化平淡的生活,喜欢文字独舞的感觉。喜欢以个人的拙笔,涂抺自己的世界,我的自留地里,种什么,长什么,纯粹是个人的土产。如果有哪位喜欢,可以挖去并请注明出处。且感谢你的赏识,欢迎你的光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诚信  

2008-05-04 21:01:42|  分类: 散文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诚信 - 余音 - 汀兰小居 

诚信

        文/余音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四月三十号下班回家时,走到地道桥头,看到那围了群人,平时对路上的热闹总是不屑一顾,(嘿嘿,主要是归心似箭,要给家里的两位帅哥做饭)过时瞥了一眼,只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站在那,旁边放了一个黑色的背包,地上写了几个字:有哪位好心人帮我买一个盒饭,一瓶水,谢谢!再看那小伙子,长的很瘦弱,很白静,手上的指甲很长,样子很缅腆,不像是经常在街上乞讨的人,到像个学艺术的学生,好像没有一个人伸出援助的手,自己也随着车流走了过去,因为看到各种各样骗钱的人太多,心变的冷了似的。走过之后,又感觉那孩子很可怜,一定是遇到什么难处了,于是又折了回去,给了他二十元钱,“快去买盒饭吃吧。”“他怎么了?”一个女同胞问我,“我也不知道,好像遇到什么难事了。”“小伙子,你怎么了?遇到什么事了?说说,看看大家能不能帮你。”又有一个女同胞问,小伙子还是一句话不说,扭昵的摆弄着自己的手。那个女同胞也给了他五元钱。还是有热心人的,心里感觉暖暖的。因急着回家,也就不知后来发生的事情啦。

       回到家,给老公说了这件事,我问老公:“你说那个孩子会不会是骗子?”“你管他是不是骗子,既然给了,就认为是帮助了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好啦。”“我到不是心疼钱,我只是恨别人利用我的善良,一对我是一种伤害,还有就是对他本人也是一种伤害,他会认为钱来的快,继续走上这种不劳而获的道路,助长了他的好逸恶劳的惰性,从小骗到大骗,最终会害了他一生。”“哈哈,哪想那么多,快做饭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记得小时候,家在农村,每次遇到要饭的老爷爷老奶奶,总是给他们饭的。有时看没吃饱还会再给盛一碗。那是真正要饭的,大多是无儿无女,没有生活来源的孤寡老人。无论走到谁家都会给的,有的还会给些旧衣服什么的,大家都乐意伸出援助的手。后来要饭的渐渐少了,改要粮食的多了,说是家乡发水灾了,没法活了。于是就给些小麦,能帮点就帮点。可后来听说,他们把要来的粮食卖了,有个村的人专门出来要饭,回家后盖房什么的。心里就有点不舒服,怎么没有了羞耻感呢?再后来到城市里后,开眼了,无论是车站,还是马路边到处是要钱的,都说的可怜的令人掉泪。初来石家庄时,有次一对母女(说是母女,看着穿得很朴素)说到城里寻亲,没找到,下午了饭还没吃呢,问我要点钱买两个馒头吃,我看人家可怜,把身上仅有的三元给她们了(因自己那时很穷,身上一般也就装三五元买菜的钱),她们刚走,就有位老者说:“姑娘,你是不是给她们钱了?”“嗯。”“她们天天这样说,天天要,是骗子。”“不会吧?!”我睁大了眼睛,怎么也没看出来她们是骗子啊。

       后来听到看到的多了,知道了什么是人心难测,骗子们真是五花八门,令人眼花缭乱,骗财的,骗色的。形形色色。各式各样的托也如雨后春笋,什么药托,婚托,饭托等等处处开花,利用人的某种心理来诱使人上当受骗还不算,有时甚至利用威胁恐吓的手段令人就范,真是人心不沽。最最可恨的就是利用大家的善良行骗的骗子,渐渐使人心变的冷漠,失去信任,不敢轻易伸手帮助人,也不敢轻易相信别人的好心,人和人之间的防范心理越来越重,人人都想有一双慧眼,而谁又有慧眼呢?分不清时就只有无动于衷,怀疑所有。因而社会变的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   现在物质生活富了,社会经济发展了,而人的诚信少了,精神文明退步了。亦可喜?!亦可悲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